彩1

  • <tr id='As73Hi'><strong id='As73Hi'></strong><small id='As73Hi'></small><button id='As73Hi'></button><li id='As73Hi'><noscript id='As73Hi'><big id='As73Hi'></big><dt id='As73Hi'></dt></noscript></li></tr><ol id='As73Hi'><option id='As73Hi'><table id='As73Hi'><blockquote id='As73Hi'><tbody id='As73H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s73Hi'></u><kbd id='As73Hi'><kbd id='As73Hi'></kbd></kbd>

    <code id='As73Hi'><strong id='As73Hi'></strong></code>

    <fieldset id='As73Hi'></fieldset>
          <span id='As73Hi'></span>

              <ins id='As73Hi'></ins>
              <acronym id='As73Hi'><em id='As73Hi'></em><td id='As73Hi'><div id='As73Hi'></div></td></acronym><address id='As73Hi'><big id='As73Hi'><big id='As73Hi'></big><legend id='As73Hi'></legend></big></address>

              <i id='As73Hi'><div id='As73Hi'><ins id='As73Hi'></ins></div></i>
              <i id='As73Hi'></i>
            1. <dl id='As73Hi'></dl>
              1. <blockquote id='As73Hi'><q id='As73Hi'><noscript id='As73Hi'></noscript><dt id='As73H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s73Hi'><i id='As73Hi'></i>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慕羽〡北京舞蹈双周:烟花炫放十四天(下)
                慕羽〡北京舞蹈双周:烟花炫放十四天(下)
                2020-04-16 18:51:46


                唱歌?说话?还有身体语言


                ?

                本届双周有不少作品张嘴说话,或者开口唱歌。舞蹈可以说话唱歌吗?回看世界舞蹈史,舞蹈原本就是综合艺术,一路走到20世纪,或依附于诗歌、戏剧,或依附于音乐,在“他律”之路中走得既自在,也无奈;终于在20世纪的现代舞中舞向了完全“自律”。舞蹈可以自主决定与古典音符、先锋声响、电子乐音、流行歌曲的“合拍”或“不合拍”,也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开口说话,并如何说话。可见,不仅历史上舞蹈说过话,现代舞更╲是可以张嘴。不说话的舞蹈,当然重要,从哑剧到抽象,是一种进步,但生活化动作及语言,同样有张力。



                歌剧蹦跳〗碰Photo by By Filippo M. Gianfelice ?



                ?Davide LENA


                艾斯普瑞蔓蒂舞蹈团(意大利)生造了◇一个词“Hopera”作为舞名,中文译为《歌剧蹦跳碰》。意大利现代舞难道就一定要像听正歌剧那样正襟危⌒ 坐吗?这个舞团的舞者会蹦跳着告诉你,当然不!他们的作品不是为了着力表现歌剧的特定情节,而是把古典音乐做成了一部“卡通片”味道的ω 东西,就像耳朵里突然飘来了一些似曾相识的调子,你会情不自禁地跟着哼,跟着舞一样。


                虽然唱的与跳□ 的可以完全没关系,但有时二重唱与双人舞的巧遇,就像偶然间蹦出的火花,美丽动人。听不懂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经由这个卐作品带出了一个有意思的话题:语境。换句话说,现代舞不是可不可以说话的问题,而是用嘴说的话要不要紧,多不多余,适不适合?


                殷鹏

                由东道主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的大型现代舞剧《九死一生·长征》全球首演揭开活动帷幕


                “1935年11月,我在爬雪山时牺牲了,白云把我送到了这里……”在李捍忠、马波创作的《九死一生·长征》中,白云、黄土、河水、草地都是无名先烈们青春生命的见证者。逝去的英灵各自用语言渲染着革命浪漫主义,到了舞作后半段Ψ ,“快趴下”!“躲起来!”又把观众瞬间◎拉回到了现实主义的氛围中,似乎还有人喊着各自的名字。在语言使用上,舞作开篇浪漫主义的英灵带来的“诗意”来得突出一些,其后我则产生了有无必要的疑问。


                你我之间-Guido Sarli



                可博思米卡舞蹈团(西班牙)的《你我之间》作为“另类平台”的第一个作品也在口头独白和身体语言的交织中亮相。实际上其中有西班牙语和法语的两段独白,感觉上是在讲述一些令自己困扰的“性”经历,因为从他们的身体关系中已经得到了印证。到了“演后谈”才明白他们具体说了什么:男子因为害怕受到伤害,所以只能跟妓女交往;女子则很难从儿⊙时受到“性侵”的困窘中解脱出来,而恐惧与人交往。舞者们表∏示,虽然他们会说英语,但还是习惯用母语来讲真实的故事,如果在表演时用英语反而不“真实”了。当观众追问台词细节时,舞者则闪烁其词,毕竟谁都不愿意在生活状态下被触碰隐私;然而在艺术中,他们却获得∞了直面“真实”的勇气和力量,并用满是张力和爆发力的身体语言为观众传递ぷ这种“真实”。



                红(c)Yoshi OMORI 2

                不过,来自芬兰的卡尔·克尼夫则反其道行之,他带来了ㄨ独舞《红》,不仅用非母语——英语将个体的往事一◤段段述说,还十分贴心地在银幕上打出了相应的中文字幕。由于舞台非常简约,只有一些他旧时或现在█生活中日常的物件散落在地面上,中文字幕并不觉得十分突兀。他就像是一个舞蹈着的“说书人”,或是一个解剖自己的“独角戏”演员。语言的“间离”让这种感受非常强烈。


                桑吉加的新作《烟花·冷》中使用△了大量的粤语、普通话和英语独白,串起了舞者们“真实”的城市记忆。这三种语言运用得恰到好处,由于契合了香港的语境,所以没有丝毫违和感。夹杂着歌声、笑声和哭声,舞者们似是而非的普通话、九声六调的粤语和熟练流畅的英语带出了不同腔调和语〓感;舞作还将部分语言投射到了银幕上,一个个繁体的中文字密密麻麻的罗列在一起,也营造出了香港的文化语境。观众基本上介于“懂与不懂”之间。重要的是他们在不停地诉说№,而究竟在说什么?似乎没那么重要。这种感受恰如身在内地的我们,香港←于而言,有一丝疏离感,却也有某■种共有的乡愁值得我们回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殷鹏

                我必须承认,韩国魔童之桌现代舞团带来的《喷拔黑金刚》是此次双周的“异类”,完全出离了一台普通的现代舞晚【会。既然现代舞晚会可崇高、可严肃、可冷静、可幽默、可荒诞、可另类,为何不可以嗨翻全场呢?!酷劲十足的黑衣男舞者个个都有“韩流”明星潜质,光脚踩踏∩着地板,混溶着传统舞蹈动律和韩式拳术的一对对舞者在眼前掠过,还带出了一些时尚的“街头”份儿。


                当然,这帮耍酷的黑金刚还不满足于舞台,他们№冲入观众席,在重金属韩式摇滚中,卖力地唱着、喊着、吹着、舞着;舞台上也没闲着,一支流行乐队竟然凭空出现,助阵歌手舞者们的表⌒ 演。尽管没有几个能听懂韩语,现场仍然瞬↑间燃爆,“黑金刚们”就像把观众当成了街边的“施主”。据说,“喷拔”(Poomba)正是韩国旧时艺人卖唱乞讨时经常哼唱的街头小曲,如今经由金在德等年轻一代的╳改编调试,我竟然有了一种听“酒干倘卖无”的穿越感;有时竟然又跳到拉斯维加斯的街头,因为突然想起了一位“只要啤酒,不要其他”的街头艺人。现代舞者不也像是一些“逐水草而居”的流浪艺人吗?




                喷拔黑金刚-LayzaVasconcelos-8308


                舞者的大小世界




                ?

                曹诚渊将此次“双周”的焦点演出用“五行”做了概括。按照演出◣先后顺序,《九死一生·长征》如火,《烟花·冷》如土,《微尘宅事》如木,《喷拨黑金刚》如金,《长河》如水。压轴的《天堂之日》则直面生与死的探讨。整套献礼“亚洲世纪”的节①目可谓匠心。



                ?Tony KWOK ?莫嫣《降G大调小丑》


                而就双周整体节目看来,很多围●绕着“个体与世界”的关系展开。“青年舞展”中,编导对“我”的个体生活呈现较多,或者如“我”般生活的群∞体,包括“我”的想象、“我”的影子、“我”的情感、“我”的愿望等。“另类平台”中来自香港的自由舞者莫嫣也给观众带来了一支一个人的舞蹈《降G大调小丑》。编导非常巧妙地借用了一首著名的音乐剧经典歌曲“让小丑进场ω ”,又混搭了舒伯特,便有了¤一种自嘲的坦然。你未必会注意到她的龇牙咧嘴,但一定不会忽视她头尾呼应的耸肩造型,甚至连谢幕都未放下来。



                ?殷鹏 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三人行》


                “另类平台”更多的作品则将这种个体演绎⊙拓展为“你我之间”的人际关系,蕴藏了极为微妙的戏剧性。如果把雷动天下范璐创作的《三人行》比作■校园情结的“青春片”,西班牙的《你我之间》就像是混杂着情感与欲望的“文艺片”,瑞士的《合伙游戏》则是幽默诙谐的“公路片”了。五个人的关系有几种?服从与主导,独立与合作,算计与被算计,全在身体关系的折腾①中了。“花样奶奶”是其中最有号召力的角色,从纹丝不动到重心倾倒,再到随性地踱步,我的视线始终无法离开她。


                值得一提的是,《合伙游戏》还有“戏剧构作”加盟,不同于中国叙事类舞剧的文学台本编剧一角,现代舞(剧)的“戏剧构作”主要协助编舞家厘清舞作的方向与结构,虽参与创作,却更像是“旁观者”。


                带有强烈政治性或社会性的议题是此次双周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就有作为东道主献上的开幕演出——《九死一生·长征》,以及城市当代舞蹈团(香港)的《烟花·冷》。这两部作品从不同视角探讨了“个体与世界”的关系。



                ? ? ? ? ? ? ? ? ? ? ? ?
                《长征·九死一生》 殷鹏摄影


                ,北京悠然雨笑文化传播公司投资的《长征·九死一生》是作为“民族舞剧”公示的,在整体♀风格上,这个团队先前创作的《延安保育院》被定位于“红色旅游文化产业”项目,《长征·九死一生》也是水到渠△成。






                在真正的创作过程中,现代舞资深编导▼马波当然不可能沿着既定的“民族舞剧”创作模式去舞。如果说,当年的《满江红》(《春之祭》雷动版)是马波冲破重重束缚,向各种基于舞蹈创新和突破所做的“抗争”致敬;其实踏莎行》后将一切放下的她更为从容不迫了,这意味着创○作无所谓禁区了。既然如此,“长征”为什么不可以做成一部现代民族舞剧?!马波渴望再次突破范式的勇气,与去年主流舞剧编导杨威在雷动天下现㊣ 代舞团推出现代舞处女作《大地·震》如出一辙。这样的尝⊙试过程,对于艺术家个体而言,收获是巨大而宝贵的。


                “雷动天下”的使命不一定要去雷动世界,更有意义⊙的是去“雷动”当下的中国舞蹈创作生态。这些功成名就的艺术家们本可以游刃有余地掌控自己熟知的领域,却偏偏要挑战“未知”,着实令♀人钦佩。我想,一位艺术家的成长比〗一部作品的成功更要来得重要,这本身就是现代舞的精神。


                的确,现代舞没有题材禁区,红色历史题材当然可以挖掘其中的“现代性”。其实,近年某些中国的主旋律舞作在主体性、抒情◥性和写意性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所以要做一个更加突出“个体价值”或是“直面人性的现代舞剧版“长征”,难度可想而知。当然,还有众多未知的可能性。






                编导希望去诉说一个民族、一个人的长征,去思考有关生死的命题,而不︻是去讲述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如果是“民族舞剧”的话,这的确是一个大胆①的出发点。《长征·九死一生》是一部刻画群像的舞剧,你甚至分不清谁是男女主角,这也成为该剧一大特色。“我是谁”?是眼睛蒙上了纱布,最后选择陷入沼泽的女子,是从浸红的血带中走出的年轻生命,还是那些奋力冲进“沙场”的勇士?他们不是具体的王二、张三、李四,但他们也可能就是王二、张三、李四……如同舞剧开篇一组方阵沿对角线向着一束光的方向前行,这样的“我”跌倒了、落后了,有的跟上了,有的则是永别。


                观摩前就曾听说,此次演出舞台设计的“格局很大。如今花大钱砸到非商业剧场的舞美上,也是需要胆量的!观众什么没见过?!稍不留神就跳戏。因此,最重要的是,舞台上所出现的“景观”不能仅仅止于“景观”,“格局”大小并不体ㄨ现在剧场舞台,而是人生的舞台上。


                就该剧而言,如果作为“现代舞(剧)”,“现代舞”的核心并不体现在舞台上再造了沼泽冰川,或溅起了多大水花,或许可以是万事万物与长征人构成了怎样的命运共同体,而生发出的何种“悲悯”情怀“现代舞”的核心也不是生活化的身体语言渗透,或剧中角色的生↘死穿越,也可以是作为“个体”的“普通人”的情感和精神,及其艺术呈现出来的心理上的“真实感”


                值得称道的是,作品呈现出了个体或群体遭遇生死抉择的一幅幅史诗式画面,并赋予了这种“死亡”和“魂灵”以诗意,与残酷的现实和煽情式的惯常表现形成了强烈反差。我们看到了放射状的红色绸带萦绕在战士们者身上,延伸着一份血色信念;也看到了几副直立的担架与受伤年轻女孩构成了独特的审美意象。遗憾的是,编导隐匿了角色的复杂性,也没着力去表现个体▲的精神转变,以及作为个体的人为什么会无惧死亡?何以熬过生死关口→?这些殊途同归的问题连同这些被裹挟进征途中的人,都被革命浪漫主义类型化了,舞作中出现了一面党旗和一束光亮来点题,凸显的是长征人精神的崇高,一种为理想和信仰献身的价值观——实际上这恰恰是近年主旋律舞剧的核心之一:热血青春的信仰坚守。


                舞周最后,以全国第一个现代舞团广东现代舞团新作《天堂之日》,作为本届北京现代舞周的收官之作;原本以为会看到刘琦的新作,没想到的是此次舞团隆重推出了年轻编导的作品,有一种作为一个“现代舞团”成熟的自信。


                广东现代舞团的▲《天堂之日》就像是《九死一生·长征》的续集,新锐编导张雪峰也在叩问生死话题。虽然不及《九死一生·长征》舞台设计极尽铺陈的“景观效应”,而且同样也用到了光亮,但《天堂之日》的简约却生发出了独特的力量。


                人类的“长征”走到了地球消亡的一天。舞者分散着,时而三三两两,时而独自坚守,时而群体聚合。在错落有致的▽调度中,生命本能的执着第一时间就映入了眼帘,更为特别的是,舞作开篇色调比较阴沉,但整体基调却是不悲不恸,人们安静地送别与等待,即便是死亡。有一对双人舞印象很深,男孩把女孩轻轻托着扶着,无论是倒立环绕,还是停靠在他的腿上,都不让女孩遇到丝毫危险,待男孩把女孩缓缓放下,女孩又攀到男孩身上,紧靠在一起。没有煽情的悲欢离合,俩人的信任和依赖却㊣构成了一副动人的画面。


                而当悬在背景上的“日食”与舞台侧后区的“天堂微光”形成了时空分隔,编导幻想出的临界出现了,人们要做出选择,这里不是选出献祭的祭品,而是可以重生的希望。至于何人进入天堂,是那曾被众人高高托举的少女吗?还是曾被小心呵护过的女子?抑或是那些褪去了上衣的男人们?未知的天堂又是什么?最神秘的是,那从天堂走出的人是谁?年轻的编导并没有给出明确答案,而这恰是舞作微←妙的地方。我叹服张雪峰有着与年龄并不相符的沉静,同时又有生活的敏感度,幸运的是,他在创作上还找到了一种超现实的自我表达,出离了学院派。



                ?Conrado Dy-Li

                阔别北京两年,让国际舞坛宠爱有加的桑吉加为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创编的最新力作《烟花·冷》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的《烟花·冷》既承载了桑吉加对一个客居城市的感悟,也是一个群像的作品。烟花的绚烂只是一瞬,在舞者们席地舞裙的旋转中烟消云散,像极了舞蹈本∮身,动人曼妙的舞姿最终只能封存在脑海里。舞台被三面环绕的高墙压迫着,一丝冰冷的调子却掩不住各色异动的生命,舞者〓们层次丰富的构图,又让人觉得那是被“人情味”呵护起来的庇护所。隐约中警铃的响声、医院的声响、还有电话铃声偶然传来,在超现实的语境中显得格外真实。对了,还有耳边传来的演员们的独白,这些言说也在银幕上飘荡,文字的虚无如同记忆本身,似是而非。


                “冷”是什么?是小时候的宁静被喧嚣替♂代,是中学时期的小天地寻不到了,或是去买便宜货的街道消失◢了,街道转角的理发店被拆掉了,还可能是冬天里穿短裤的刺痛感,当然还有可能就是远去的记忆本身……“冷”了如何是好?我看▅到有人不停地穿衣服,还被另一个人共享,哪怕就为了一点暖意。随着灯光的明暗虚实,舞者们的身体时而影影绰绰,时而清晰可辨。其实,我们想保留的是一份“人情味”,恰如“多米诺”身体紧密连接的彼此之间。十分难得,桑吉加的作品似乎已经与一些观众建立起了宝贵的“信任感”。




                结语:“为舞人做嫁衣裳”




                现代舞不以营利为目的,由于官方和民间资助体系尚不完备,对“双周”这样已形成专业口碑和行业影响力的现代舞盛事,还得凭艺术家们满腔的热忱和艺术良心。


                对曹诚渊来①说,即便他担任艺术总监,即便他的舞团有知名的驻团编导,但他都更强调培植本土现代舞的年轻力量,在此基础上再择天下之人才,无论你来自两岸三地、体制内外或大洋彼岸。“为舞人做嫁衣裳”虽不如“以艺术总监为核心”的目的性强,但在中国现阶段,这样做的意义更大。笔者看来,这就是“曹氏法则”:曹诚渊为发展“本土现代舞”的“去曹诚渊化”。因此,尽管这些年来的∑北京舞蹈双周一直是曹诚渊为主导,也是由他的舞团独家操办,但他一直力求使“双周”更为多元化。


                我倒真希望能出现更多的“曹诚渊们”和节目总监“张月娥们”,如他们这般的领导力和执行力,更重要的是眼光好,心胸还得包容。未来,我也期待着会有更多的现代舞者走进剧场,或是√来到大街小巷,与寻常民众※同聚共享。



                ▎小贴士——艺术家向伟人致敬:8幅达利画的∞毛主席诗词


                (开幕演出既然是《长征》,勾起㊣ 了习习的好奇心,看看世界上那些现代艺术大师是如何看待红色中国的?)




                1966年,、著名作家安德烈·马尔罗向艺术出版商皮埃尔·阿格莱特提议邀请当时在艺坛炙手可热的超现实主义大师达利,。

                达利首肯,,创作出这组铜版画。,由巴黎阿尔吉耶出版社(Pierre Argilet)出版,仅限量发行299部,,,并为其中八首做了铜版画插图,每幅画印有凸起的达利签名。

                超现实主义是西方现代文艺中影响最为广泛的运动之一,萨尔瓦多·达利是该运动在美术领域的主要代表。


                《记忆的永恒》


                《内战的征兆》

                达利的许多作品,总是把具体的细节描写和任意地夸张、变形、省略与象征等手段结合使用,创造一种介于现实与臆想、具体与抽象之间的超现实境界,使观者既看得懂所有细节,但又从整体上感到荒谬可怖,违反逻辑,怪诞而△神秘。 达利认为自己的作品表现了一种由弗洛伊德所揭示的个人梦境与幻觉。在梦境中,人会有奇怪的感觉,觉得人和物体互相融合,互易其位。达利在艺术创作中彻底摆脱了理性对人类的束缚,任自己的潜意识恣意驰骋,绘制“梦的照片”。这些“照片”的魅力恰恰在于情景的自相矛盾。他坚信,所谓快照一样清晰的图画实际上根本不存在,这种超乎理智之上的东西是艺术所要捕捉的“更为重大的现实”。?

                ,是艺术史上具有独特时代意义的超现实主义作品,他是西ξ 方第一位,,。

                ,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和强烈的创作欲望。从未到过↑中国的达利,,结合自己独特的艺术理解和梦的潜意识的解构,,把诗意赋予奇想,成为有超现实主义东方气息的画作,赋予作品新↓的形式和思想。

                画作以钢笔线条进行勾勒,达利所用的线条既阴柔又暴力,画中出现百合花、龙、女人、骏马、妖魔、高山和大江大河等,以软硬对ω比,于虚实和阴阳之间相厮磨的符号,展现二元对立的冲突感和分裂意识,用这种图形的对比,宣泄扑朔迷离的矛盾和诗人潜意识中的恣意驰骋。

                还有一幅画是一个穿军装的人,。,以人物的胸像为构图中心,以表达一种趋于完美的“乌托邦”情结,故意略去了头部,、不可知性和顶天立地的巨人形象,即使仰视也①无法览尽的胸襟,寓示无法将他的伟大尽收于眼中和画面,暗合了此诗的末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好吧,这▓个人是如此巨大,画面根本就放不下他!”。而对其中一副群魔乱舞的画面,达利如是答道:“对中国人而言,他们(群魔)就是日本人!”。达利以这种超现实主义的意象手法,,,、解构和建构,。

                感觉一下吧!

                1、龟蛇锁大江╲:,菩萨蛮《黄鹤楼》,1927年春。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百年魔№怪舞翩跹:,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 ,1950年10月。 一九五零年国庆观剧,柳亚子先生即席赋浣溪沙,因步其韵奉和。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圆。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


                何时缚住苍龙:,清平乐《六盘山》,1935年10月。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万马战犹酣:,十六字令三首,1934年—1935年。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其二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其三山,刺破青天锷未残。 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沁园春《雪》,1936年2月。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把汝裁为三截:,念奴娇《昆仑》,1935年10月。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她在▼丛中笑:,卜算子《咏梅》。 1961年12月,读陆游咏梅ξ词,反其义而用之。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游泳:,水调歌头《游泳》,1956年6月。才饮ㄨ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子在川ζ 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资料来源于网◣络



                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亦文亦舞 作者:慕羽),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或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

                都是对生命的一种辜负

                ——尼采







                慕羽〡教师 舞评人 音乐剧学者

                纵横江湖

                再造舞林
                让我们

                一起来
                舞蹈

                是一种生活方式
                评论

                是思维的舞蹈
                舞林秘籍

                微信号:dancehero001
                论坛:www.dancehero.cn
                投稿及联系?dancehero@qq.com